首页 > 热点关注 > 搜索引擎优化 > 选举中的网络营销策略

选举中的网络营销策略

这次2018台湾的九合一县市选举产生了全球瞩目的韩流现象。高雄市国民党籍候选人韩国瑜以“一品矿泉水、一碗卤肉饭”悲情出场,喊出高雄“又老又穷”,引发汹涌韩流。

        

韩国瑜竞选团队的选战策略非常成功,尤其在网络营销部分。

  • 不断地制造话题,掀起一波波舆论热点。北漂回归、摆脱意识形态全力发展经济。有些话题颇有争议,如“招商陪睡说”、“又老又穷”、“秃子跟着月亮走”、“民进党不是高雄人的爸”,一旦引发争议,适时修正,管控风险。
  • 诉诸真情,积极与年轻人网络互动,营造小人物大情怀。大胆展示不完美的自己,年轻时调皮捣蛋、做议员时混日子,大大拉近了与民众距离。
  • 立足网络,在YouTube、Facebook、Instagram、Line等主要社交媒体上精心布局,并与传统媒体和线下造势活动有机结合。
  • 精准把握民意,“把东西卖出去,把人吸引进来,高雄发大财”,打动广泛选民。

        

韩国瑜现象还在发酵,必将改变台湾的选举文化。

 

//////// 关于台湾民主选举的思考 ////////

卫强,2018年11月15日

9合1选举日还剩9天,陆人甲对台湾民选的观察基本告一段落,形成了如下的思考。

一,民选的本质

一人一票,这是平权,完全的政治正确。略想一想,我们就知道这是有问题的。

人人平等指的是人赋予同等的权利,但持有的选票,其分量如何平等?大学老师与菜农,作为人是平等的,但手里投出来的票,意涵迥异。

人不同,诉求不同。人层次不同,对事物的判断能力不同。阶层不同,格局全不同。如何找到社会各阶层最大公约以议之?如何用有限的社会资源谋得各方的利益平衡?这些问题太过复杂,很难有答案。所以,当下的一人一票民选,本质上是一种约定的政治游戏,是多数对少数的霸凌。

二,民意的操弄

选举中充斥着真假消息,不同政党间唇枪舌剑,民意也随之起起伏伏。

政客说政见,说的是未来。政见好坏标准是什么?如何证明可行?如果引入专家对政客政见进行严苛评审,选民有没有耐心看懂看明白?如此,这样的选举本身还有没有必要?

对政客的政见,绝大部分的选民并没有判断力。他们听电视里的辩论,感觉说的都有道理。因为判断力有问题,民意便被操弄。辩论中的谬误比比皆是,我们经常会听到这样的话:

  • 昨天我去拜票,遇到一位老伯伯,他说他已经活不下去了,苦啊。 – 听众的反应是不是执政很差?这是以偏概全谬误。
  • 从造势现场情况看,人确实很多,但这些人是不是都有投票权的高雄人,这是个大问题。 – 听众的反应是不是觉得场子里都是高雄人才有意义?这是诉诸绝对真理谬误。

民选这么多年,民众厌恶政党间的恶斗,吵来吵去相互攻击。台湾民主走到今天,根本原因不在政客,而在选民。选民的政治素质决定了怎样的政客、言论和选举文化。

三,民选的出路

选票一模一样,投出去怎么追责?我们看到的就是4年一次的轮回,简单重复。选票是一种信托,但并无责任。4年轮回不是问责,而是对信托的销账,重新再来。

出路在哪儿呢?或许这问题太过复杂,短时间里无法找到答案。这里仅提出一种思路,我们从选票的本身去追寻答案。

如果我们在选票里定义投票人和当选人的无限或有限责任,诸如把参选人改造成招股人,把投票人改造成投资人,那投票和拜票的行为都会变得理智和慎重。谁会和钱(票)过不去呢?

沿此思路,我们一步步地去完善制度,或许民选会走出一片蓝天。

大陆没有选票,但大陆同胞有很强的代入感。我们同属中华民族,我们有相同的文化,我们都在追求文明进步和民族复兴。我们关切台湾的民选,希望它越来越好,因为它也是我们的希望和未来。

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

如何做营销,大公司和小公司想法不一样。

了解行业案例,对话资深专家

captcha